文盲yoooooooooo水

一个两个文盲,三个四个阿水。

【周关】一碗小馄饨(医院AU)

#白夜追凶耽美向CP文,CP周关#


#重大OOC预警#


#医院AU,急诊周X神外关#


“老关!…老关呢?”

“诶周巡你来就来了你还带什么东西啊你看!”

“去去去这是你们关老师的!”

“过分了啊周巡!还我们关老师,是你家关老师吧!我告诉你周巡,你我一起在ICU测血气的情谊就今天这碗馄饨全没了,以后再也不和你一起上厕所了。”

“啊呀老张你别上纲上线的,明天我请午饭!好吧!”

“得了吧,你那蹶子撩起来我就知道你放的什么屁,又是食堂是吧?滚滚滚,你就从来没爱过我…啊关老师”

“嘿老关!”


拎着一碗千里香的周巡异常高调地转进了神经外科的医生办公室,成功地引发了无论是否是单身狗的仇恨,上了一天班的神外大夫们在最饿的当口嗅到小馄饨味儿的狗粮,一整个办公室的人都觉得没把周巡赶出去体现了自身良好的涵养。


“周巡你今儿又是陪值班吧?要我说你怎么不干脆把班换成今天的夜班,正好你俩一个楼上一个楼下的。”

“嗨你懂什么啊单身狗,急诊多忙你不知道?再说了,我跑开你给我在那儿顶着?”

“得,说不过你,你好好过二人世界,那小馄饨烫不死你丫的。走了啊!”

“那也比你吃不着好,走吧走吧,回头见”


不知道是倒霉催的乌鸦嘴太灵,还是赖周巡招病人的体质特殊,反正一晚上关宏峰就真没怎么消停过。白天手术的六个病人一晚上抢救了仨,搭班护士还是新手,跟着关宏峰手忙脚乱地在两个病人之间奔忙,最后周巡也不得不在大冬天赶鸭子上架地扯了关宏峰的短袖白大衣顶着旁边一张床的家属奇葩的眼神帮着盯危重病人的电解质。


等两人一同忙完已经是深夜,周巡坐在关宏峰旁边的椅子上扯了扯身上关宏峰的白大褂,又低头在领口嗅了嗅。于是成功因为声音太大被物主抬了眼皮侧目。


“周巡。”

“哎?”

“你要是实在闲…”

“怎么说老关,”周巡从椅背上一下子弹起来,瞪着俩黑眼圈瞅着关宏峰,看得关宏峰也没了脾气,扭过头继续对着电脑敲字。

“…就去值班室睡会儿,我这儿医嘱补齐了就过去也歇会儿。”

“嘿得令!”


听到周巡起身,低头敲字的关宏峰突然想到了什么。

“记得给我脱了白大衣再上床”

“嗨你看这洁癖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了,这值班室的床也不是就你一个躺,也没见别人这么讲究。”周巡往关宏峰旁边蹭近两步,伸手点了点电脑屏幕,“那会儿我就给他上了解痉,别的没动”

冷不防带着气音的声音在关宏峰耳边轻轻响起,弯着腰的周巡看着这位年轻轻轻就坐着火箭当上副高的关老师难得的傻不愣登顿时有了什么别的想法。


等到关宏峰反应过来的时候周巡已经离开了关宏峰的唇,甚至已经站在了办公室的门边笑眯眯地看着他。

大约是因为连轴转了一整天太累了,关宏峰思考着,他本想说些什么,然而张了嘴盯着杵门口乐呵呵的周巡半晌,最后居然习惯性地皱了眉头,然后……抿了抿嘴唇。

——简直像是在回味。

等到值班室大门关上的声音传到关宏峰的耳朵,他才一脸头疼地伸出手揉了揉太阳穴和整个发烫的耳朵,转头看着自己刚刚敲的病史继续工作。

昨夜追凶-第一章(上)

昨夜追凶(白夜追凶同人)


#有原创较重要NPC出没#


#有强迫症所以内里细节会随着作者的脑容量而调整#


#尽全力正剧走向,原作CP有#


#文风偏欢脱。作者尽全力避免人物OOC,请小天使们随时指正#


第一章、(上)新春伊始


时值农历正月十八,算起来,新的支队长助理报道的日子真是个非常喜庆的日子。


从忙着打申请开始,到最后看着领导一锤定音把章子戳上调任书,周巡一点儿都没紧张过。没预料到伸手推开熟悉的办公室门的那一刻倒是心里没由来的打了鼓,各种乱七八糟的思绪乱飞,没头没续的也找不着调。大略是有一部分那种从来不做作业的学生第一次认真完成了作业,隔着个暑假抱着一摞难得花了心血的本子准备见假期前推心置腹和自己谈话了的老师的感觉。


……呸呸呸,这都什么跟什么玩意儿。

周巡甩了甩头捋了一把刘海,不着痕迹地四下瞥了一眼,清了下嗓子手下正要用力的时候门被突然打开了。搞得新任支队长助理一个踉跄,一个猛子就冲进了办公室,差点和里面要出来的人撞上。


“我说老关,这是怎么了?啊?这年头年轻人都这么有个性了?”亏得来了这么一茬,周巡心里那点子莫名其妙的毛线团随着身形的调整被打包扔出了外太空。仗着自己和刑警队长认识了十来年,上前一步把手里的文件正对对方随手放在了办公桌中央就忍不住和人八起了卦。
“这到底闹什么呢?你可别说你真收了个监控室大爷当徒弟啊,咱俩就算一年没见你也不用这么瞧不起我智商啊?”周巡看着关宏峰拿起桌上的文件上仔细地看了一遍,抬眼拿过一边的笔就这么盯着眼神飘忽着的周巡在文件的角落签了字。不过关宏峰到底是一句话没问,让七上八下的周巡反而落了个松快,不由感慨和聪明人办事就是省心。


“你说什么?”

哎哟我去,周巡回过神来发现关宏峰正望着自己,心想这人太松快也不行,一松快把心里想的全给秃噜出来了。

“嗨,没事儿,我说从今儿个起我支队长助理就算走马上任了,关老师您看您给分配着些什么工作,翻垃圾桶的工作也没问题。”


看着一年没见的半拉徒弟吊儿郎当杵在空荡荡的办公桌前,虽然关宏峰刚刚走马上任,但他早已不是十年前那个会因为会在路边被人拉住碰瓷的海报男主角。

但周巡却知道,关宏峰依然是那个会在那样一个晚上请那样一个人吃一碗面的人,于是他看着关宏峰看着自己,然后看着关宏峰对自己开口。

“你左手边的案卷,看过之后和我去现场再跑一趟吧。昨天那起室内持刀杀人案,亚楠分析下来觉得受害人身上的伤口不像是他人造成的,但也不是自己拿刀砍的。“


反复勘察已经勘察过一次的命案现场是长干常做的事情,更何况这次的案子也不是什么手脚满天飞的惊天大案。坐在车里的周巡翻着手里的案卷听着关宏峰把案子从报案到现场勘察发生的经过讲了个大概,摸着头觉得关宏峰之前分析的罪犯给被害人身上划拉的那么多刀有可能是仇杀很有道理,拍了拍脸一转脑子又觉得自己把哪里给漏了。
现场的尸体都已经被清理了,警戒线外依然有两个片警留守防止不明真相却饱有好奇心的路人破坏了现场。一进防盗门周巡就被扑鼻的臭味熏了个趔趄,倒是关宏峰站得稳稳,在戴手套的间隙还分出眼神瞥了他一眼。


“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死亡了有两周。好在现在是冬天,不然死者能给我们留下多少信息还未可知。“

挥着手套给自己鼻子去味儿的周巡皱着脸看着关宏峰把现场每一处标注了血迹的区域仔细研究,丝毫没遮掩脸上大写的嫌弃,“嗨老关,你这就是不食人间烟火了。要不是现在是冬天,那周围街坊邻居早就闻见这尸臭味儿了。”

关宏峰顿下了正在翻看厨房灶台边缘的动作转过头看了一眼周巡,眼神里透露出的满是“你语文老师是厨子出身的吧”。

“……不食人间烟火是用在这种地方的?”


二次勘察非常有成效,周巡在跟着关宏峰第三次路过卧室门的时候不小心被什么东西划拉到了胳膊,还没等周巡心疼完身上这件过年给自己新买的皮夹克,关宏峰就已经把门套上的乾坤研究了八九不离十,顺便还通知了队里的技术队过来取证。


“回队里之后你们把这门套里的锯齿具体形状和图案麻烦送到法医室做一个伤口对比。”

技术队来得很快,关宏峰把装有不规则锯齿样钢条的卧室门套和需要的证据检验详细地交代完就下了楼,不出所料看到了整个人靠在车上吞云吐雾的前徒弟。关宏峰摘下手套交给一边还在处理现场的支队民警,弯腰从警戒线内走向了车旁。

“走吧,你今天来队里报道,除了一屋子血,总得正经给你接风洗尘。”


周巡觉得自己早该想到的,老关在案子没破完的当口除了油泼面怎么可能会请自己吃什么大餐。得亏这十来年接触下来两个人早就知根知底,说句难听点的,当年一起蹲犯罪嫌疑人那会儿,对方憋屎憋屁的样子什么没见过。

不过憋屎憋屁什么时候的事儿了来着?

因为午饭吃得太晚导致一顿面吃太快把自己吃撑最后只能摸着肚子的新任支队长助理叼着牙签思考了一会儿,终于放弃思考这种垃圾问题,两条腿一伸把自己扔在椅背上放空了自己。


回到队里的时候已经到了下班的点,不过整个局里半点没有点下班的样子。关宏峰和周巡刚进办公室就被高亚楠的一个内线电话叫进了法医室,然后一人一张尸检报告塞进了手里。

“经过技术队送来的现场留有的疑似凶器的照片形状对比,可以基本确定这个就是造成死者身上各处开放性伤口的凶器,具体的报告等过会儿的详细对比出来就能知道。不过我在死者右侧上背部的开放性创口旁边看到了竖条型的淤青,有生活反应,说明是死者生前造成的。这条淤青和旁边的创口无论形状或距离,都与现场的门套与门轴门框之间是一致的。佐证了关队您的想法,这些生前形成的伤口,极有可能是死者自己造成的。“

干练的法医一如既往地陈述着她发现的所有结论,“死者颈动脉上的致命伤口形状也与这根锯条的形状相吻合,如果房间里没有其他人搏斗的痕迹可以证明死者是被强迫着割开了颈动脉,那么死者的死因应该也能明确了。”

“自杀。”

脱下了围巾的关宏峰戴上手套接上了话,低头仔细观察死者伤口形状和撕拉痕迹。

“对。对了关队,死者的肺部发现了已经大面积转移的恶性肿瘤病灶,因此……也不排除死者是由于癌痛产生的自残行为。”

正在查看死者肺部和已经转移的腰椎上转移灶的关宏峰直起身体脱掉了手套,“已经转移到了这一步,发生自残行为不无可能。等技术队那边的具体对比报告吧。”

跟着一起脱下了手套的高亚楠拿过一边的另一份报告交给了上任了十天却已经破了好几桩严重刑事案件的刑警队长,“关队,这是两天前的强奸杀人案的死者身上提取到的DNA和……这位死者的DNA对比,因为前一桩案子没有头绪就顺手做了。”向来快言快语的法医难得停顿了一下,“完全吻合。”


“关队,门口有人找您、诶你这人怎么就跟进来了?”法医室内的沉默没有持续多久,一位办公室的民警把门一推开,门里的三个人就听到门外聒噪的声音。然后就听见一句充满了嫌弃的“我哥怎么又在这儿呢?哥你快出来吧这里面味儿实在是太憋屈了。”

周巡站直了本来倚靠在椅子上的身体,“那我去和技术队催一下强奸案的几个报告结果吧,一会儿我就给直接拿下来就成了。”

“嗯,我先去门口一下。”关宏峰略略和其他两个人点了点头转身出了门,看到自己双胞胎弟弟关宏宇裹得严严实实地拎着一盒什么东西站在门口。偏偏这小子从来都和自己性子不同,一看自己走出来就邀功似的举起手里的袋子让自己猜他带来了什么。那袋子东西还热乎着,发出的水汽蒙了塑料袋内里,倒真有点朦朦胧胧的感觉,让关宏峰只能靠膝盖去猜那里面是一盒水饺。


“多大的人了还那么幼稚。”关宏峰伸手要接过关宏宇手里的袋子,“你吃过了?”

关宏宇避开了关宏峰的手直接托着盒子一边拆饭盒一边示意人先吃几个,“早吃过了!你这手不干净就别碰了直接上筷子吧啊!醋我直接倒这盒子里了。”关宏宇一边拆筷子递给关宏峰一边絮絮叨叨,“你这还办案呢?你说你再为人民服务你这日子还得过得有质量不是,要不是我今儿上你家敲了门,看到你这强迫症家门口的门毯给蹭歪了,哪能知道你又几天没回家。您这是忘了正月十五得吃饺子了吧?诶哥你先吃几个,剩下几个我给你放你办公室去就行……你办公室在哪儿啊?”

给自己塞了两口饺子的关宏峰闻言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就听到边上一声“噗嗤”的轻笑,含着一嘴的白菜猪肉一看是高亚楠正拿着几张纸巾擦着手从洗手间的方向走回来,不由有些尴尬。倒是一向怼天怼地的高法医这一回意外地善解人意,只是轻笑着和关宏峰点点头就推门回了法医室。关宏峰看着高亚楠进了门,把嘴巴里的饺子嚼了两下咽下去就看见自己亲弟弟正盯着法医消失的方向左观右望竟是一副情根深种的样子,要不是太了解关宏宇平时是什么德性说不定还真被骗了。关宏峰把手里的筷子往边上的垃圾桶一丢,正要开口让关宏宇直接回去忙自己的事情就看到关宏宇贼兮兮地蹭过来。

“哥,刚刚那个是你们队里的法医?你怎么没早告诉我你们法医这么漂亮?”


你哥还是你哥,关宏峰被关宏宇软磨硬泡了好一会儿也没被套出任何有关高亚楠的一点儿信息来,还把小了五分钟的同胞弟弟给贬了一通赶回了他自己家。关宏峰拎着半盒饺子有些无奈地站在走廊里,迎面看到支队的二把手皱着眉拿着一份文件匆匆朝自己走过来。


“老刘”,关宏峰知道自己这个坐着三级运载火箭的人走在哪里都会是众矢之的,但关宏峰从来没感觉晋升职场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反而少了很多乐趣。所以关宏峰对于刘长永对自己的态度虽然可以了解和体谅,但并不能理解刘长永对这一个所谓支队队长的身份的追求。

老刘,也就是支队的副队长刘长永走过来把手里的文件塞到了关宏峰空着的手里,“身为支队长,你们要以自身为榜样,聚拢整个科室,辐射整个世界。你现在虽然是加班,但是工作还是要有工作的态度,你这样抱着半盒饺子,算什么破案的样子?!还、还拿法医室来!”


附,石墨链接

蜜汁有点像

1、开了嘲讽的关宏峰

2、吃了瘪的关宏宇

3、陪着笑的周巡

这三个我都是真爱,不要开除我的粉籍_(:з」∠)_

不带tag了很担心被打……

@壹壹 偷偷圈一下在发现这仨吉祥物现场的壹壹

昨日追凶-序

#白夜追凶同人#

#有原创较重要NPC出没# 
 
#有强迫症所以内里细节会随着作者的脑容量而修整# 
 
#尽全力正剧走向,因此无CP# 
 
#文风偏欢脱。且由于作者能力有限…尽全力避免人物OOC,小天使们随时指正# 
 
↓以下开始↓ 
 
序、监控室大爷 
 
依然是普通的一天。 
顾子白站在支队一楼的整容镜前理了理自己的短发,有些苦恼于自己脑袋上的一撮毛怎么压也压不太下去。 
 
身后人群中有一点喧哗,顾子白还没转过头便听到了身后传来的一片“关队”、“关队”的问好。 
小姑娘看着镜子里从支队门口笃然走进的年轻的支队长偷偷翻了个白眼,再一抬眼不出所料地看着镜子里的“关队”皱着眉像背后灵一样杵在自己背后。 
 
“师父早!”顾子白“唰”得转过身,丝毫没有骨气地挺胸立正对这位年轻的支队长豪放地问了早,然后顶着自家师父洞察一切的视线压力伸出手压住了头顶倔强的那一撮毛。 
 
“去技术队把东西放好就到我办公室来。”微不可查地叹了气,关宏峰顿了一下后皱着眉开口,好歹是给了自己这个一向不怎么着调的徒弟指了一条明路可以不用浪费时间。 
关宏峰转过身的时候觉得自己前面三十来年叹气的次数都没有这一年的多。 
 
“成,我马上就过来。” 
目送关宏峰走上了再瞥不到自己的楼梯之上,顾子白舒了口气,忍不住又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说是收拾,其实顾子白平日里上班根本不带包。虽然私下里的小姑娘日常很注意生活质量,但这份生活质量里理应包含日常出行的负重——顾子白一直是这么觉着的。因此平时出门,一张卡一张警官证扔钱包里,一串钥匙连在钱包上。另一个兜里揣上纸巾和手机,齐活。 
也就到支队报道那天多带了一个文件夹——里面是能说清楚顾子白已经过了的这二十来年人生所有能说的经历。 
 
正值年关,支队总是会呈现和平日完全不同的闹腾。 
不少一些离家多年了的一线们会在这个对国人来说非常有意义的日子被上头和同事赶回家和自己的亲人好好团聚,但也有不少打拼了一年的小偷小摸们也想趁机捞稻草,过个丰收年。 
 
二楼的队长办公室,刚刚走马上任的关宏峰坐在书桌前皱眉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对特殊时期明显的人手不足有些苦恼。等着新主人将剩余空间填满的办公室显得空空荡荡,连贴墙的书柜里也不过零星站着几本案卷,乍一眼看过去可怜兮兮。 
 
敲门声打断了思考,关宏峰抬头看到自己收的半拉徒弟一本正经地走到自己的书桌前站好,用一副谨遵师父教诲的神情盯着自己,觉得自己工作以来那么多年沉淀下来的泰山崩于前不形于色都快被这个徒弟给毁了。 
 
“师父?” 
顾子白大着胆子伸手在关宏峰面前挥了挥。 
说来倒也奇怪,全津港系统上下看到关宏峰即使说不上退避三舍,也从来没一个人像顾子白一样对关宏峰毫不畏惧。 
 
但说实在的,顾子白对关宏峰实在是敬畏不起来。关宏峰浑身上下的气质和自家的亲哥实在太像,偏偏这个亲哥从小对自己的妹妹的态度只能用恶劣来形容。等到兄妹二人长大成人,旁人看到他们的相处模式也只能用“感情好得很特别”来描述。 
 
关宏峰叹了口气,把自己从一种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微妙心情里脱离出来,伸手拿过了一旁摞在一沓文件最上面的一本案卷推到了顾子白的面前。 
“这个是你做的?” 
 
顾子白一眼瞥去就看到了关宏峰手指指着的笔录,这几日满脑子都是如何弥补自己捅下的这个要了命的篓子的小姑娘瞬间明白今天的师父是来兴师问罪的。已经没了辙的顾子白在这一刻反而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仿佛只要有关宏峰的介入,这个案子就不会被自己一步走入死路,因此索性也没有给自己再辩解。 
“对,对这个证人的笔录过程中我利用了部分催眠的方式。” 
 
“你知不知道你的这个行为会造成这个证人的笔录内容作废,甚至这个人本身也再也不能作为证人?” 
如顾子白所料,关宏峰作为师父从来都是严厉而严肃。在刑讯过程中用上了自己心理学专业的催眠诱导的技巧是关宏峰从接手长丰支队的支队长开始就找自己谈话过并要求绝对回避的。这一把顾子白秉承着“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的原则,仗着人手不足自家师父可能顾不上自己耍了小聪明,只可惜给证人留下了较重的心理伤害……再没有了作证的能力和公信力。 
可惜世上哪有什么后悔药可以吃。 
顾子白这两天把关宏峰教导的所有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的侦查分析方法全给用上了,案子前后所有的证据链统统被拿来分析了个遍,就是丝毫找不到另外的突破口。 
 
“作为整个案子的关键一环,你明不明白你可能毁掉这个案子进展到现在的所有努力?” 
对着做了无法挽回的蠢事的徒弟,关宏峰没有丝毫留情,即使中间法医送来了新的一起案子的尸检报告,刑侦队长也没有完全停下表达对案子的讲解和对顾子白的批评。 
 
“这样,你这两周转去监控室盯着。”关宏峰思考着,也没有管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姑娘闻言猛地抬起头瞪大了双眼看着自己。 
“师父……” 
“待两周磨一磨,两周以后再看。” 
关宏峰松了口定下了两周这个节点,向站在自己面前突然蔫了的顾子白挥了挥手,视线却丝毫没有离开眼前的卷宗,站在顾子白的角度来看颇有股行侠仗义之风。 
 
周巡推开门准备大喊报道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蔫了的顾子白正要开门出去,差点没撞个满怀。到底也明白大约也是不怎么应该公开喧哗的事情,也不把调任过来入职队长助理的文件给关宏峰签字了,轻车熟路跑书桌边上轻声去问关宏峰这是闹什么呢啊。 
 
关宏峰摆着和百度百科上那张工作证照片一样的脸色瞥了一眼这另一个令自己头疼的半拉徒弟。 
“我新收的徒弟,这段时间会是我们队的监控室大爷。没事。” 



(我觉得文章名字还会变………)

存图

存图

追读《极乐救赎》有感

追《极乐救赎》有感而发

 

我并非在《极乐救赎》在LOFTER出现的初始就开始追的文……好吧我承认我是在今年的一个偶然下才开始看的《白夜追凶》。

——最大的好处是这样看非常爽。

 

作为电视剧的其中一名老年原作粉,已经蛮多年没有看过耽美向作品,也有很多年没有看过同人作品。LOFTER的App在我内存实在不怎么富裕的手机里进进出出很多次,直到这一次的《白夜追凶》。

真的,好“饿”啊。

 

《极乐救赎》到今天为止是倒数第二章。

是真的要感谢壹壹把这篇文章带到这个世上。

我又是何其幸运能够遇到这篇名为《极乐救赎》的文章。

 

这两天一直在说居然见了鬼的懂壹壹,作为999纯粉丝真的对这个认知感到超级亢奋,忍不住,就想把这两天所思所感全写下来。

只是单纯地抱着,“啊真的写得好好啊真的真的好好啊呜呜呜呜呜呜好好看呜呜呜呜呜我要把我的心情告诉太太”的想法敲开了Microsoft Office Word……(笔记本的Word没有激活导致重新下载安装使我打这个全称时表情狰狞咬牙切齿)。

 

(一)

最早吸引住我,让我发出“妈呀神仙写文!!!”并且抱着文章到处分享的,是太太的那一章,兄弟俩第一次发生关系。

——那一章第一遍看得我狼血沸腾,第二遍看得我血脉倒流,第三遍看得我浑身冰凉

——最后归于平静。

 

然后再不敢看。

……又该死的放不下。

 

“金色的光,光里有梵音,晃了关宏峰的眼睛,鸟儿便也目眩,扑棱棱落在屋檐。”

“‘一辈子足够了,宏宇。’”

“一辈子,一年,一个月,一天……哪怕只有一个金色的黄昏。”

“足够了。”

 

壹壹给了关宏峰檀香味儿的信息素,给了关宏峰将自己比作鸟儿的心境,也给了关宏峰这只小鸟自愿钻进名为“引路者”的牢笼的理由。

 

而在这场彷如世间最虔诚的信男信女聆听靡靡佛音一般的激情碰撞里,在那只小鸟重新绕着无言盘旋歌唱之际、飞远飞近的当口,我竟突然真切地感悟到了“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的含义。

 

 “关宏峰以前总觉得一辈子太长,怕自己熬不过熬煎,爱人就在身侧,爱却不能出口的熬煎。现在他却觉得一辈子太短,他奔忙半生,好像还没为自己活过。”

 

是啊,在关宏峰的前半辈子,他从未为了自己活过半天。年幼时的那些天真和烂漫给关宏峰留下的只有无法磨灭的善根。一朝之后他成为了关家的那个男人,再在无数偶然造成的必然下有了成为这个世道的“那个男人”的信念。

——关宏峰,是谁给了你的胆子?让你如同一个殉道者,在大爱和善这条朝圣之路上三跪九叩。他为了给后人指路留下的印迹,每一跪每一叩都极尽用力,额头要在崎岖的道路磕出血点,双膝要在荒凉的戈壁拖出血痕,他好像才能感受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佛既对这尘世不管不问,区区两个犯戒的凡躯,佛又如何看得见。爱便爱了,堕便堕了,亲兄弟又如何,左右碍不着谁的往生路。他关宏峰虽是一介凡人,悟了清透却做得比佛好。”

“他一面沉沦欲海,一面也悲天悯人;为爱沉沦,也为爱清醒;看破了执念,也终于放下了执念。

 

你错了关宏峰。

佛祖慈悲,但也有阿鼻地狱为造恶者而设。全然的恶终被世人所唾弃,但全然的善却一样是这个世界无法驶向的方向。光与暗从来不是对立面,暗是光得以存在的反面存在。没有暗,光便无法被称为光,一片明亮的世界事实上与能被接受的审美背道而驰。

佛从来便不会禁止天上地下七情六欲,有爱有欲并非就是堕落。老天造人时放置在人类身上的肉体浴火快感并不是造物主的恩赐,但也绝不是失误。那是老天给了人类有限生命的同时,也赐予人类的创造生命的喜悦。

 

但你也是对的。

放开执念,看破执念。亲兄弟又如何,爱的背后是理解和支持,你对关宏宇做到了,关宏宇对你也同样做到了。

 

“他们是一母同胞,这一刻终成了花开并蒂。”

 

——“足够了。”

 

(二)

之后我期期艾艾浑浑噩噩地继续追着壹壹的文,每次在想思考些什么的时候都说服自己放弃,让自己能够不瞎猜、不瞎想,追随、沉浸到壹壹的笔下。

我试图站在每一个文中角色的角度去思考他们能思考的东西,去感受他们在那样的世界里能够感受到的感情。

我和壹壹说:“我现在完全把《极乐救赎》当成原创来看。”

 

脱离开《白夜追凶》。

离开我对潘粤明老师、王泷正老师的粉丝滤镜。

脱离开ABO这一同人三大设定之一。

 

单纯地带着《白夜追凶》的一些最原始的人物背景去感受,享受这篇文章的剧情和文笔给我带来的感官上的愉悦感。

 

渐渐地到了最后几个章节,心潮澎湃。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这句话放在韩彬身上显得异常真实,反之亦然。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韩彬此人的心路历程真实到令人可怕——踏上犯罪之路的过程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模板型。

我对《极乐救赎》中的韩彬完全爱不起来,也完全恨不起来。并不是无感,爱与恨的交织让我每次对韩彬所作所为都能理解却无法接受。

韩彬对关宏峰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爱。

事实上他对韩松阁所做的一切的出发点也是爱。

 

只是他和韩松阁两个人为代表的人群的所作所为,恰恰就是那个关宏峰从想要成为“那个男人”开始,名为关宏峰有着美丽翅膀的小鸟将自己关进牢笼的理由。

他们做的孽,是关宏峰一腔热血想要改变、摒弃和规划的内容第一章。

也是关宏峰已经度过的大半生中唯一写进计划表并开始实行的一章。

——却是关宏峰赔上了自己一辈子的一章。

 

壹壹笔下的韩彬做的错,是大是大非的“错”。

壹壹故事里关宏峰的行事准则却是大美大爱的善。

这两个人注定吃不了一锅饭。

 

但关宏宇不是。

关宏宇的出发点一直都是关宏峰,只有关宏峰。

 

落点不同,视角不同,做法不同。

韩彬在知道关宏峰的想法和经历后想到的是改掉关宏峰的根。他试图抹掉的是关宏峰从准备踏入这个世界开始就一直坚信的,关宏峰这个人所存在的意义。

关宏宇从懵懂到接受到主动,所做的一切却是为了追上他的哥哥,他的关宏峰。

关宏宇能在关宏峰怀疑自己存在意义而犹豫不决摇摇欲坠时把自己垫在哥哥的身下,去无条件地支持关宏峰。

他在关宏峰那略显可笑但弥足珍贵的“英雄主义”自我否定时毫不犹豫地站出来对关宏峰表示了肯定,哪怕他并不理解。

他无所谓自己是不是理解关宏峰的所有行为,他不在乎关宏峰对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做了什么,但他知道他应该对关宏峰做什么,他应该给关宏峰什么,他想给关宏峰什么,他能给关宏峰什么,他给了关宏峰什么。

 

关宏峰又是何其幸运。

——“足够了。”

 

(三)

文中的两大立场,韩彬和关宏峰。

 

韩彬对所有人恶,试图用扭曲的解放天性束缚所有人除了自己。

关宏峰对所有人善,用心中执着到固执的正义和光芒去维护不委屈所有人的秩序除了自己。

——正因为有这份善,他的爱从未泯灭过,对他人……对关宏宇。

 

十足矛盾又令人着迷的设定不是吗?

关宏峰执着于正确的秩序,贪、嗔、痴……他希望所有的欲都能在不会对非当事人造成困扰的情况下、在轨道上、能够被正确引导下的进行。

 

韩彬不是全然的纵“欲”者,他关宏峰也从来不是一个全然的禁“欲”者。

——于是最终他与关宏宇,真正互相成全。

 

站在关宏峰的粉丝立场上,其实我是很嫉妒关宏宇的。

在我眼里,关宏峰的大爱广撒到了所有人。而开始的关宏宇撇开血缘,只是这所有人中的其中一个而已。充其量,近水楼台先得月。

 

站在关宏宇的粉丝立场上,我同样对关宏峰相当嫉妒。

关宏峰作为关宏宇的亲哥哥,早了五分钟的那一声啼哭成了关宏峰对关宏宇一辈子的责任,也成了关宏宇对关宏峰抱有一生关注的原因。

 

命运从一开始就无法撇开,于是他们干脆放开手脚极尽纠缠,直至打成了死结,再无人想去解开。

关宏峰和关宏宇两个人的性格和阅历,最终让关宏峰先存有了一份对家人对弟弟的愧疚,让关宏宇对哥哥又爱又恨……然后直到误会解除之后。

 

你的正义是全世界,我的正义是你。

你的正义是我,我的全世界是你。

 

——“足够了。”

 

(四)

没有恶谁来衬托善。

正如若是没有极乐堂、没有韩松阁没有韩彬,亦如原作中没有体制内的惊天秘密,大小关巡花等人心中最真实的善和爱就不会表达得如此明确,甚至可能就此掩藏到本人都无法确认的存在——暗,是光得以存在的反面存在。

我其实不太习惯将光明的对立面称之为“黑暗”,事实上,我更喜欢称之为“阴暗”。一字之差,在我看来却是能提现古人“话留一线”的中庸之道。

历史的车轮有内外两侧,事件的真相有正反两面。磅礴的山水画卷背后也许也有作者巧夺天工的设计。

他们的存在并不一定相互矛盾。

 

只是无论是韩彬还是关宏峰甚至关宏宇,他们对所坚持的信念都有着飞蛾扑火般的执念,有着宁愿粉身碎骨也要做到的一股子癫狂。

韩彬和韩松阁对“禁欲修行”的嗤之以鼻与反抗。

关宏峰对正确秩序的坚持。

关宏宇对关宏峰。

……关宏峰对关宏宇。

 

——“足够了。”

 

 

静候大结局。

未完……

 

                                                                  文盲阿水

                                                                2018.7.21

 

 

(五)

把最后一章和后记一口气读完,居然是长舒了一口气。

壹壹和她的《极乐救赎》,就在今天和我们要说再见了,但她们从未让我们失望。

 

结局是我想到过的。韩彬在这半个月来的所作所为、点点滴滴里泄露出来的情感……告诉了我这个上帝视角的观者,他绝不会甘愿就此在关宏峰的生命中再无痕迹。

——就是为了这一点,他也不会愿意抹去关宏峰的生命。

(当然了壹壹也不会愿意,我们也不会愿意233)

 

所以韩彬会让关宏宇找到他的哥哥,会让周巡找到他的老关,会让长丰支队的大家找到他们的关队,会让人间找到他们遗失了的救赎者。

是的,救赎者。

也是韩彬的救赎者。

在我看来,韩彬最后会伸一把手毫不奇怪,并不是为了他的迦陵频伽,也恰是为了他的迦陵频伽。

 

迦陵频伽是佛教中的妙音鸟,临近死亡时便会狂喜,最终投入火焰之中,直至新的迦陵频伽出生。

即使这个名字带给关宏峰的只有痛苦的记忆,我也不得不说——韩家两父子的审美,真是见了鬼的好。

 

事实上我和壹壹闲扯时提过一句,不如让关宏峰求仁得仁。

“等到那一天,你就把关宏宇和关宏峰活成了一个人。你活着,我就永远活着。”

 

关宏峰和韩彬都想要改变这个人间,但是韩松阁与韩彬都走了极端……被迫的,关宏峰也只能跟着走上另一个极端。

韩彬的信中没有说错,他和关宏峰是一样的人,都想改变这个人间,创造出心中最好的世界。关宏峰看得更透,他知道绝对的正义并不存在,所以他挖空心血所筹谋的,也只不过是眼前的这个“极乐计划”。韩彬不知足,他想改变所有人……最终他被关宏峰所救赎,他明白了关宏峰的所悟所感,他明白了虽然没有绝对的正义,但有绝对的善——不是人世间能存在的善,全然而纯粹的善只存于人们的心中。

恰如关宏峰。

 

只是他最后的这一伸手,带着那一句“今生后会无期”,只怕心中带着的,依然是峰回路转后的那一点不甘心。

——他大约还是希望关宏峰能够记得他的罢。

 

关宏峰本无心成为世人眼中的那个壮烈救世的英雄,但他穷尽半生筹谋,带着抛下一切的决绝义无反顾。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也许在关宏峰的心里,在壹壹的心里,关宏峰从来都不是那个有着救赎整个人间的野心的救赎者,但关宏峰一路行来的全幅心血,并不愧于这个名称。

为了破坏这个计划,人间欠了关宏峰何其之多。

 

“她不想问天为什么这么蓝,通透得像英雄捐躯前的欣慰眸色;他也不想问风为什么这么大,执拗卷着他的衣摆,像是尚有心愿未了。”

……

“仿佛是心愿已了的人,正站在奈何桥头回望。桥这头是他自愿踏足的地狱,桥那头是他亲手救赎的人间。”

这前前后后的两句话,真心忍不住在屏幕前给壹壹叫好。

 

关宏峰救赎了这个人间,无论他本人承认与否。

关宏宇救赎了关宏峰的余生,无论他本人了解与否。

爱与信仰救赎了这个人间,即使大多数人们依然懵懂和茫然,但他们并不需要了解,他们只需要知道,人间的秩序依然完整而美好。

 

他们将有很多天,很多月,很多年,他们将有一辈子,几辈子,生生世世……远不止那个金色的黄昏。

“他在屋檐下,伸手就是阳光。”

 

——“足够了。”

 

 

 

谢谢壹壹。

谢谢《极乐救赎》。

文盲阿水

                                                                2018.7.22

 

(为什么复制到LOFTER之后这个格式就这么怪呢………)

石墨链接

 

以及最后小心翼翼想圈一下壹壹太太 @壹壹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只希望我心中的这个“哈姆雷特”,不会让您太过惊讶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