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盲yoooooooooo水

一个两个文盲,三个四个阿水。

昨日追凶-序

#白夜追凶同人#

#有原创较重要NPC出没# 
 
#有强迫症所以内里细节会随着作者的脑容量而修整# 
 
#尽全力正剧走向,因此无CP# 
 
#文风偏欢脱。且由于作者能力有限…尽全力避免人物OOC,小天使们随时指正# 
 
↓以下开始↓ 
 
序、监控室大爷 
 
依然是普通的一天。 
顾子白站在支队一楼的整容镜前理了理自己的短发,有些苦恼于自己脑袋上的一撮毛怎么压也压不太下去。 
 
身后人群中有一点喧哗,顾子白还没转过头便听到了身后传来的一片“关队”、“关队”的问好。 
小姑娘看着镜子里从支队门口笃然走进的年轻的支队长偷偷翻了个白眼,再一抬眼不出所料地看着镜子里的“关队”皱着眉像背后灵一样杵在自己背后。 
 
“师父早!”顾子白“唰”得转过身,丝毫没有骨气地挺胸立正对这位年轻的支队长豪放地问了早,然后顶着自家师父洞察一切的视线压力伸出手压住了头顶倔强的那一撮毛。 
 
“去技术队把东西放好就到我办公室来。”微不可查地叹了气,关宏峰顿了一下后皱着眉开口,好歹是给了自己这个一向不怎么着调的徒弟指了一条明路可以不用浪费时间。 
关宏峰转过身的时候觉得自己前面三十来年叹气的次数都没有这一年的多。 
 
“成,我马上就过来。” 
目送关宏峰走上了再瞥不到自己的楼梯之上,顾子白舒了口气,忍不住又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说是收拾,其实顾子白平日里上班根本不带包。虽然私下里的小姑娘日常很注意生活质量,但这份生活质量里理应包含日常出行的负重——顾子白一直是这么觉着的。因此平时出门,一张卡一张警官证扔钱包里,一串钥匙连在钱包上。另一个兜里揣上纸巾和手机,齐活。 
也就到支队报道那天多带了一个文件夹——里面是能说清楚顾子白已经过了的这二十来年人生所有能说的经历。 
 
正值年关,支队总是会呈现和平日完全不同的闹腾。 
不少一些离家多年了的一线们会在这个对国人来说非常有意义的日子被上头和同事赶回家和自己的亲人好好团聚,但也有不少打拼了一年的小偷小摸们也想趁机捞稻草,过个丰收年。 
 
二楼的队长办公室,刚刚走马上任的关宏峰坐在书桌前皱眉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对特殊时期明显的人手不足有些苦恼。等着新主人将剩余空间填满的办公室显得空空荡荡,连贴墙的书柜里也不过零星站着几本案卷,乍一眼看过去可怜兮兮。 
 
敲门声打断了思考,关宏峰抬头看到自己收的半拉徒弟一本正经地走到自己的书桌前站好,用一副谨遵师父教诲的神情盯着自己,觉得自己工作以来那么多年沉淀下来的泰山崩于前不形于色都快被这个徒弟给毁了。 
 
“师父?” 
顾子白大着胆子伸手在关宏峰面前挥了挥。 
说来倒也奇怪,全津港系统上下看到关宏峰即使说不上退避三舍,也从来没一个人像顾子白一样对关宏峰毫不畏惧。 
 
但说实在的,顾子白对关宏峰实在是敬畏不起来。关宏峰浑身上下的气质和自家的亲哥实在太像,偏偏这个亲哥从小对自己的妹妹的态度只能用恶劣来形容。等到兄妹二人长大成人,旁人看到他们的相处模式也只能用“感情好得很特别”来描述。 
 
关宏峰叹了口气,把自己从一种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微妙心情里脱离出来,伸手拿过了一旁摞在一沓文件最上面的一本案卷推到了顾子白的面前。 
“这个是你做的?” 
 
顾子白一眼瞥去就看到了关宏峰手指指着的笔录,这几日满脑子都是如何弥补自己捅下的这个要了命的篓子的小姑娘瞬间明白今天的师父是来兴师问罪的。已经没了辙的顾子白在这一刻反而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仿佛只要有关宏峰的介入,这个案子就不会被自己一步走入死路,因此索性也没有给自己再辩解。 
“对,对这个证人的笔录过程中我利用了部分催眠的方式。” 
 
“你知不知道你的这个行为会造成这个证人的笔录内容作废,甚至这个人本身也再也不能作为证人?” 
如顾子白所料,关宏峰作为师父从来都是严厉而严肃。在刑讯过程中用上了自己心理学专业的催眠诱导的技巧是关宏峰从接手长丰支队的支队长开始就找自己谈话过并要求绝对回避的。这一把顾子白秉承着“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的原则,仗着人手不足自家师父可能顾不上自己耍了小聪明,只可惜给证人留下了较重的心理伤害……再没有了作证的能力和公信力。 
可惜世上哪有什么后悔药可以吃。 
顾子白这两天把关宏峰教导的所有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的侦查分析方法全给用上了,案子前后所有的证据链统统被拿来分析了个遍,就是丝毫找不到另外的突破口。 
 
“作为整个案子的关键一环,你明不明白你可能毁掉这个案子进展到现在的所有努力?” 
对着做了无法挽回的蠢事的徒弟,关宏峰没有丝毫留情,即使中间法医送来了新的一起案子的尸检报告,刑侦队长也没有完全停下表达对案子的讲解和对顾子白的批评。 
 
“这样,你这两周转去监控室盯着。”关宏峰思考着,也没有管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姑娘闻言猛地抬起头瞪大了双眼看着自己。 
“师父……” 
“待两周磨一磨,两周以后再看。” 
关宏峰松了口定下了两周这个节点,向站在自己面前突然蔫了的顾子白挥了挥手,视线却丝毫没有离开眼前的卷宗,站在顾子白的角度来看颇有股行侠仗义之风。 
 
周巡推开门准备大喊报道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蔫了的顾子白正要开门出去,差点没撞个满怀。到底也明白大约也是不怎么应该公开喧哗的事情,也不把调任过来入职队长助理的文件给关宏峰签字了,轻车熟路跑书桌边上轻声去问关宏峰这是闹什么呢啊。 
 
关宏峰摆着和百度百科上那张工作证照片一样的脸色瞥了一眼这另一个令自己头疼的半拉徒弟。 
“我新收的徒弟,这段时间会是我们队的监控室大爷。没事。” 



(我觉得文章名字还会变………)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