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盲yoooooooooo水

一个两个文盲,三个四个阿水。

昨夜追凶-第一章(上)

昨夜追凶(白夜追凶同人)


#有原创较重要NPC出没#


#有强迫症所以内里细节会随着作者的脑容量而调整#


#尽全力正剧走向,原作CP有#


#文风偏欢脱。作者尽全力避免人物OOC,请小天使们随时指正#


第一章、(上)新春伊始


时值农历正月十八,算起来,新的支队长助理报道的日子真是个非常喜庆的日子。


从忙着打申请开始,到最后看着领导一锤定音把章子戳上调任书,周巡一点儿都没紧张过。没预料到伸手推开熟悉的办公室门的那一刻倒是心里没由来的打了鼓,各种乱七八糟的思绪乱飞,没头没续的也找不着调。大略是有一部分那种从来不做作业的学生第一次认真完成了作业,隔着个暑假抱着一摞难得花了心血的本子准备见假期前推心置腹和自己谈话了的老师的感觉。


……呸呸呸,这都什么跟什么玩意儿。

周巡甩了甩头捋了一把刘海,不着痕迹地四下瞥了一眼,清了下嗓子手下正要用力的时候门被突然打开了。搞得新任支队长助理一个踉跄,一个猛子就冲进了办公室,差点和里面要出来的人撞上。


“我说老关,这是怎么了?啊?这年头年轻人都这么有个性了?”亏得来了这么一茬,周巡心里那点子莫名其妙的毛线团随着身形的调整被打包扔出了外太空。仗着自己和刑警队长认识了十来年,上前一步把手里的文件正对对方随手放在了办公桌中央就忍不住和人八起了卦。
“这到底闹什么呢?你可别说你真收了个监控室大爷当徒弟啊,咱俩就算一年没见你也不用这么瞧不起我智商啊?”周巡看着关宏峰拿起桌上的文件上仔细地看了一遍,抬眼拿过一边的笔就这么盯着眼神飘忽着的周巡在文件的角落签了字。不过关宏峰到底是一句话没问,让七上八下的周巡反而落了个松快,不由感慨和聪明人办事就是省心。


“你说什么?”

哎哟我去,周巡回过神来发现关宏峰正望着自己,心想这人太松快也不行,一松快把心里想的全给秃噜出来了。

“嗨,没事儿,我说从今儿个起我支队长助理就算走马上任了,关老师您看您给分配着些什么工作,翻垃圾桶的工作也没问题。”


看着一年没见的半拉徒弟吊儿郎当杵在空荡荡的办公桌前,虽然关宏峰刚刚走马上任,但他早已不是十年前那个会因为会在路边被人拉住碰瓷的海报男主角。

但周巡却知道,关宏峰依然是那个会在那样一个晚上请那样一个人吃一碗面的人,于是他看着关宏峰看着自己,然后看着关宏峰对自己开口。

“你左手边的案卷,看过之后和我去现场再跑一趟吧。昨天那起室内持刀杀人案,亚楠分析下来觉得受害人身上的伤口不像是他人造成的,但也不是自己拿刀砍的。“


反复勘察已经勘察过一次的命案现场是长干常做的事情,更何况这次的案子也不是什么手脚满天飞的惊天大案。坐在车里的周巡翻着手里的案卷听着关宏峰把案子从报案到现场勘察发生的经过讲了个大概,摸着头觉得关宏峰之前分析的罪犯给被害人身上划拉的那么多刀有可能是仇杀很有道理,拍了拍脸一转脑子又觉得自己把哪里给漏了。
现场的尸体都已经被清理了,警戒线外依然有两个片警留守防止不明真相却饱有好奇心的路人破坏了现场。一进防盗门周巡就被扑鼻的臭味熏了个趔趄,倒是关宏峰站得稳稳,在戴手套的间隙还分出眼神瞥了他一眼。


“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死亡了有两周。好在现在是冬天,不然死者能给我们留下多少信息还未可知。“

挥着手套给自己鼻子去味儿的周巡皱着脸看着关宏峰把现场每一处标注了血迹的区域仔细研究,丝毫没遮掩脸上大写的嫌弃,“嗨老关,你这就是不食人间烟火了。要不是现在是冬天,那周围街坊邻居早就闻见这尸臭味儿了。”

关宏峰顿下了正在翻看厨房灶台边缘的动作转过头看了一眼周巡,眼神里透露出的满是“你语文老师是厨子出身的吧”。

“……不食人间烟火是用在这种地方的?”


二次勘察非常有成效,周巡在跟着关宏峰第三次路过卧室门的时候不小心被什么东西划拉到了胳膊,还没等周巡心疼完身上这件过年给自己新买的皮夹克,关宏峰就已经把门套上的乾坤研究了八九不离十,顺便还通知了队里的技术队过来取证。


“回队里之后你们把这门套里的锯齿具体形状和图案麻烦送到法医室做一个伤口对比。”

技术队来得很快,关宏峰把装有不规则锯齿样钢条的卧室门套和需要的证据检验详细地交代完就下了楼,不出所料看到了整个人靠在车上吞云吐雾的前徒弟。关宏峰摘下手套交给一边还在处理现场的支队民警,弯腰从警戒线内走向了车旁。

“走吧,你今天来队里报道,除了一屋子血,总得正经给你接风洗尘。”


周巡觉得自己早该想到的,老关在案子没破完的当口除了油泼面怎么可能会请自己吃什么大餐。得亏这十来年接触下来两个人早就知根知底,说句难听点的,当年一起蹲犯罪嫌疑人那会儿,对方憋屎憋屁的样子什么没见过。

不过憋屎憋屁什么时候的事儿了来着?

因为午饭吃得太晚导致一顿面吃太快把自己吃撑最后只能摸着肚子的新任支队长助理叼着牙签思考了一会儿,终于放弃思考这种垃圾问题,两条腿一伸把自己扔在椅背上放空了自己。


回到队里的时候已经到了下班的点,不过整个局里半点没有点下班的样子。关宏峰和周巡刚进办公室就被高亚楠的一个内线电话叫进了法医室,然后一人一张尸检报告塞进了手里。

“经过技术队送来的现场留有的疑似凶器的照片形状对比,可以基本确定这个就是造成死者身上各处开放性伤口的凶器,具体的报告等过会儿的详细对比出来就能知道。不过我在死者右侧上背部的开放性创口旁边看到了竖条型的淤青,有生活反应,说明是死者生前造成的。这条淤青和旁边的创口无论形状或距离,都与现场的门套与门轴门框之间是一致的。佐证了关队您的想法,这些生前形成的伤口,极有可能是死者自己造成的。“

干练的法医一如既往地陈述着她发现的所有结论,“死者颈动脉上的致命伤口形状也与这根锯条的形状相吻合,如果房间里没有其他人搏斗的痕迹可以证明死者是被强迫着割开了颈动脉,那么死者的死因应该也能明确了。”

“自杀。”

脱下了围巾的关宏峰戴上手套接上了话,低头仔细观察死者伤口形状和撕拉痕迹。

“对。对了关队,死者的肺部发现了已经大面积转移的恶性肿瘤病灶,因此……也不排除死者是由于癌痛产生的自残行为。”

正在查看死者肺部和已经转移的腰椎上转移灶的关宏峰直起身体脱掉了手套,“已经转移到了这一步,发生自残行为不无可能。等技术队那边的具体对比报告吧。”

跟着一起脱下了手套的高亚楠拿过一边的另一份报告交给了上任了十天却已经破了好几桩严重刑事案件的刑警队长,“关队,这是两天前的强奸杀人案的死者身上提取到的DNA和……这位死者的DNA对比,因为前一桩案子没有头绪就顺手做了。”向来快言快语的法医难得停顿了一下,“完全吻合。”


“关队,门口有人找您、诶你这人怎么就跟进来了?”法医室内的沉默没有持续多久,一位办公室的民警把门一推开,门里的三个人就听到门外聒噪的声音。然后就听见一句充满了嫌弃的“我哥怎么又在这儿呢?哥你快出来吧这里面味儿实在是太憋屈了。”

周巡站直了本来倚靠在椅子上的身体,“那我去和技术队催一下强奸案的几个报告结果吧,一会儿我就给直接拿下来就成了。”

“嗯,我先去门口一下。”关宏峰略略和其他两个人点了点头转身出了门,看到自己双胞胎弟弟关宏宇裹得严严实实地拎着一盒什么东西站在门口。偏偏这小子从来都和自己性子不同,一看自己走出来就邀功似的举起手里的袋子让自己猜他带来了什么。那袋子东西还热乎着,发出的水汽蒙了塑料袋内里,倒真有点朦朦胧胧的感觉,让关宏峰只能靠膝盖去猜那里面是一盒水饺。


“多大的人了还那么幼稚。”关宏峰伸手要接过关宏宇手里的袋子,“你吃过了?”

关宏宇避开了关宏峰的手直接托着盒子一边拆饭盒一边示意人先吃几个,“早吃过了!你这手不干净就别碰了直接上筷子吧啊!醋我直接倒这盒子里了。”关宏宇一边拆筷子递给关宏峰一边絮絮叨叨,“你这还办案呢?你说你再为人民服务你这日子还得过得有质量不是,要不是我今儿上你家敲了门,看到你这强迫症家门口的门毯给蹭歪了,哪能知道你又几天没回家。您这是忘了正月十五得吃饺子了吧?诶哥你先吃几个,剩下几个我给你放你办公室去就行……你办公室在哪儿啊?”

给自己塞了两口饺子的关宏峰闻言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就听到边上一声“噗嗤”的轻笑,含着一嘴的白菜猪肉一看是高亚楠正拿着几张纸巾擦着手从洗手间的方向走回来,不由有些尴尬。倒是一向怼天怼地的高法医这一回意外地善解人意,只是轻笑着和关宏峰点点头就推门回了法医室。关宏峰看着高亚楠进了门,把嘴巴里的饺子嚼了两下咽下去就看见自己亲弟弟正盯着法医消失的方向左观右望竟是一副情根深种的样子,要不是太了解关宏宇平时是什么德性说不定还真被骗了。关宏峰把手里的筷子往边上的垃圾桶一丢,正要开口让关宏宇直接回去忙自己的事情就看到关宏宇贼兮兮地蹭过来。

“哥,刚刚那个是你们队里的法医?你怎么没早告诉我你们法医这么漂亮?”


你哥还是你哥,关宏峰被关宏宇软磨硬泡了好一会儿也没被套出任何有关高亚楠的一点儿信息来,还把小了五分钟的同胞弟弟给贬了一通赶回了他自己家。关宏峰拎着半盒饺子有些无奈地站在走廊里,迎面看到支队的二把手皱着眉拿着一份文件匆匆朝自己走过来。


“老刘”,关宏峰知道自己这个坐着三级运载火箭的人走在哪里都会是众矢之的,但关宏峰从来没感觉晋升职场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反而少了很多乐趣。所以关宏峰对于刘长永对自己的态度虽然可以了解和体谅,但并不能理解刘长永对这一个所谓支队队长的身份的追求。

老刘,也就是支队的副队长刘长永走过来把手里的文件塞到了关宏峰空着的手里,“身为支队长,你们要以自身为榜样,聚拢整个科室,辐射整个世界。你现在虽然是加班,但是工作还是要有工作的态度,你这样抱着半盒饺子,算什么破案的样子?!还、还拿法医室来!”


附,石墨链接

评论(12)

热度(15)